福达心灵网

心债

福达心灵网 http://www.bddshop.cn 2018-11-08 04:11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在南凤枚和老伴不到。10平方米的租住屋里,对她来讲最珍贵的、藏得最严实的,不是金银首饰,而是一个黑色的小账本。


小黑本记载的不是自。家店里的收入,而是一笔笔支出。本子的封。面上写着几。个字:储户取款数。南凤枚交给自己的“任务”,就是要偿还曾经。经手的一笔“公家债”。


这笔债有5万多元,她用了10年的时间,还。了200多次才还清。每一笔储户取款,多则数百,少则几十,她都一条条记在小黑本里。而当初,她。仅仅是这笔债的经手人。


从湖南省宁乡县。金湾村(现保安村)妇女主任的职位上退休,领着每个月25块钱的退休金,又从信用社借了些钱,南凤枚便和老伴廖立成来县城里开了个小商店——挣钱还债。


一开始每天也就能挣十几块,开。店一个月,南凤枚偿还了第一笔欠款。回到租住屋里,南凤枚立即翻出小黑本,拿起笔来工工整整记下:2002年8月份,付徐叔连200元,袁正华经手。


平时店里进货,为了省点钱,基本都是南凤枚或者老伴手提肩扛,背着几十斤的东西吭哧吭哧往店里搬。后来添置了一辆旧三轮车,进货才变得轻松些。


老两口吃得简单。吃米就从小儿子家背,两个人一天也就一斤米。“快70岁,也算是吃了儿子一点儿了。”南凤枚说着笑了起来,“肉吃得很少,一点点就够。”老廖还经常回老家的山上挖点儿野菜来,有时候也能吃个三四天。洗澡理发,老两口也是能省就。省。


只要手里一有结余的钱,南凤枚就拿去还债。第一年,南凤枚共还了18笔、合计14。36。块钱,最少。的一笔只有30块,悉数记在小黑本里。


储金会是上个世纪90年代在农村风靡一时的小型金融组织。农民为了方便,很多人将钱存进去。


南凤枚是金湾村储金会的第一任、也是最后一任会计,一干就是7年。她是资金经手人,存放款的审批则由村支部书记负。责。凭着南凤枚是个“有信用的人”,同村的徐叔连。把养鸡、喂猪、种地攒下的3500块养老钱,也交到了南凤枚手里。


可到了2002年,各村的储金会普遍陷入了困境。


储金会倒闭时,南凤枚也到了退休的年纪。“我一辈子好口碑,”南凤枚说,“到老了处理不好这事,死了都不安心!”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到58。个储户家里逐个重新计算本息,将最后清理出的5万多元欠款一手揽到自己肩上。而对于南凤枚到底背负起多少债,她的老伴和孩子一直都不清楚。


老伴话不多,也没多问,借了些钱,跟着南凤枚来到县城开起小商店。一开始,挣钱不多,还钱也没那么快,但老两口一直乐呵呵的。老廖有把二胡,闲着没事就坐在店门口拉一会儿。伴着二胡,她会唱一段《槐荫会》或《董永行孝》。


因。为生意不太好,老廖凭着自己还有点力气,把店扔给南凤枚,自己去谋了份园林工的差事。但是刚工作没多少日子,老廖出了车祸,当场不省人事。


在随。后的4。0多天里,南凤枚一边照看着小店,一边到医院照顾老伴。从沙河市场到县医院有5公里路,为了省下几块钱车费,她每天来回都是靠双脚走。现在想起来,南凤枚倒是很乐观:“一个小时就够了。”那段时间里,她的体重降了近30斤。


老廖出院后留下了后遗症,干不了重活儿,话也讲不清楚,店里的生意他也帮不上忙。南凤枚就派他去还钱。每还一笔,她就偷偷拿出小黑本记上一笔,后面特别。标注:立成经手。


老伴一直没发现这个小本子,但他有时候也会好。奇,到底欠了多少钱?啥时候能还完?南凤枚总是把这个问题绕开,“等还完了再告诉你”。


“当时不告诉他,是怕他知道钱太多会有压力。”南凤枚告诉记者,“有压力我自己来担当。”


后来,老廖又中风了,脾气变得越。来越大。但是,他还是会乖乖地为南凤枚去送钱还债。


厄运并没到此结束。2005年,他们在广东打工的女儿查出患了胆总管癌。女儿确诊后的第93天便离开人世,去世时,体重只有70多斤,皮肤发黄,像烟熏过一样。看女儿身上也没件像样的东西,下葬前,南凤枚摘下自己戴了10年的金耳环给女儿戴上。


“那是我。最悲伤的一年。”至今。回想起女儿的突然离开,南凤枚仍是泪眼婆娑。那也是还款最艰难的一年。


南凤枚想方设法凑钱还钱。有时候少进点货,多结余点钱还给储户。有的储户也很体谅南凤枚老两口的难处,坚决不收利息。也有之前欠债不还的贷款户,主动将钱还给了南凤枚。


女儿去世后,她便开始失眠。也是从那时起,每当接到储户的电话,她心里都会“。砰”的一下,变得很紧张。



老廖把二胡给丢了,南凤枚也很少唱歌了。老两口。开始琢磨起别。的营生。他们每天一大早5点多就起床,给附近的装卸工、路人以及住户准备肉丝面,一碗面。收5块钱,到了晚上10点才关门,这样可以多卖点东西。南凤枚还学着熬猪油,拿到。市场上去卖。


“任何困难都压不倒我,我的脾气就是犟!”南凤枚咬了咬牙,“只要我人在,自己能挣钱,就一定要还清!”


可她的执著并没有得到老天的。眷顾,刚满60岁的南凤枚自己也住进了医院。医生的检查报告吓了她一大跳:冠。心病、心肌梗死、高血压……在医院住了7天,不顾医生劝阻,她便急急忙忙出了院,“没钱住了”。南凤枚从医院。带回“盐水”,边看着店边打点滴。

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