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达心灵网

我那可歌可泣的父亲

福达心灵网 http://www.bddshop.cn 2018-10-29 11:53 出处:网络 编辑:



11岁那年,我和业余体校的另外几个队。友进了省队的集训队,我们的指导教练就是大名鼎鼎的前亚洲冠军余丽桥。从11岁开始,她就是我的教练,一直带了我9年,到我。第一次退役。


余教练告诉我们,进省队的名额只有一个,想。要从集训队进入专业队,就要更加努力地训练。这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“竞争”两个字的含义。我们。几个人都住在一。间宿舍里面,每天一起吃饭,一起训练,都是亲如手足的。好朋友。和好朋友“竞争”,心。里总是疙疙瘩瘩的,加上我在。这些队员里年龄最小,家里经济条件也很一般,虽然成绩算是比较不错的,但也没有胜出的信心。


正在患得患失的时候,一个新的机会忽然出。现。在眼前——作为集训队的队员,我有时可以代表湖北队出去打一些锦标赛或者业余赛,在某场比赛中火车头队的教练相中了我,并和我爸爸取得了联系,表示希望我能到火车头队打球。


爸爸很犹豫,因为对我能否加入湖北省队没把握,但又不甘心。让我去火车头队—。—当时的湖北是网球强省,连续出了好几个全国冠军,火车头队虽然实力也很强劲,但比湖北队还是略逊一筹。爸爸在反复思索后,最终婉转地谢绝了火车头队的教练。爸爸一直希望我能成为全国冠军,湖北队作为网。球传统强队,无疑是培养冠军的最佳土壤。


爸爸和我那时都没想过日后会有“大满贯”这类比赛,能打到国内第一,已经觉得是莫大的荣耀。另外,爸爸也有一些更现实的顾虑——湖北队离我家的距离近,如果我去了火车头队,想多见我几面就。很难了。


这些事情,我当时一无所知,直到爸爸走后,妈妈才告诉我当。时爸爸有多焦虑。


爸爸的病时好时坏,在他意识清醒的时候,他给我的教练余丽桥写了一封信,语气非常诚恳谦恭。大意是感谢教练对我的栽培和指导,自己身患重病,时日无多,只能把我的未来托付给教练了,希望教练多多帮助我,不要客气,该批评就批。评该教育就教育……这封信余教练留。了很长时间,还叮嘱队里的同事:“万一李娜家出了什么事情,随时准假。”


这时候爸爸的身体已经。很糟。糕了。


爸爸的病起源于一根小小的血管。最初爸爸觉得胃疼,没当回事,以为是常年奔波得了胃病,调理一下就会好。1992年,忽然高烧不退,他才去做了彩色B超检查,检查结果是:先天性血管狭窄——一根位于肝脏与心脏之间的血管因为太过狭窄而堵塞,血流不畅通引起了高烧。医生说,这种病在全世界都很罕见。唯一的治疗方法,是将血管切除,换成人造血管。当时医学还不是很发达,人造血管最多使用4年。我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,爸爸不准任何人和我谈论他的病情。这根细细的人造血管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深。深埋入他的腹腔。19。96年,人造血管如同先前说的一样,只工作了4年就开始萎缩了,血液无法通过,形成了肝腹水,严重时,爸爸连呼吸都无。法进行。


这时我正在北京集训,为之后在深圳的青少年赛作准备,爸爸反。复叮嘱大家不要让我。分心,妈妈也不敢告诉我爸爸的真实病情。最后一次见爸爸是在火车站,当时很多小朋友一起在北京训练,我和小。队员一起从北京坐火车去深圳时,火车经过武汉,爸爸让我下车,我们父女俩在站台上见了一面,见面不到5分钟。之前的三个月我一直没见到爸爸,这次见面,看到爸爸拖着臃肿的身体艰难地迈着步伐。时,我大吃一惊,爸爸怎么憔悴成这样,跟变了个人似的?不。过爸爸一直跟我说不要担心他,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,不久的将来就可以陪着我到现场看我比赛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特别美好的谎言,直到。现在我还在自我欺骗地坚信会有实现的那一天。


如果那个时候我聪明一点不会想不到爸爸的病,不会见不到爸爸的最后一面,不会直到现在想起爸爸时还会。心痛。


在深圳的每一天,我。都会跟妈妈通电话,妈妈说爸爸身体恢复得。很快,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了,我心中纳闷,爸爸病了好几年了,怎么好起来这么快?不过妈妈既然都这么说了,那就一定是真的。我还叮嘱妈妈让她看好爸爸,大病初愈,不要走动太多。后来。才知道,妈妈接电话的时候,爸爸正在手术室里抢救。


我家的经济条件原本就算不上好,爸爸生病后就更加拮据。那段时间,妈妈。最受煎熬,以前家里大事小情有爸爸做主,她也习惯。了凡事由爸爸操办,现在爸爸病得卧床不起,妈妈只能自己去亲友家走动借钱。刚开始还能筹到一些,后来就只能两手空空地回来了。债主们也有他们的顾虑: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,这钱什么时候能还上呢?



妈妈忧虑得连哭都不会哭了,她自幼衣食无忧,从。没这样四处求告过。爸爸有一段时间经常陷入昏迷,妈妈一看到就赶。紧把他送到医院抢救,第一次抢救过来后,有一个多月的时。间,爸爸的身体没出现过突发状况,第二次抢救后,他只有20天左右。的时间是清醒的,第三次他维持了10天……最后就完全意识模。糊了。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一封一封地发,我们却没有能力送爸爸去好一点的医院。最后一次住院的时候,爸爸说他。不想去了。就在妈妈单位隔壁的分院打了一针氨基酸,然后在妈妈单位休息,妈妈一边照顾爸爸一边上。晚班。那段时间爸爸试图自杀过一次,他说想吃包子,支开了妈妈,妈妈提着包子和菜走到楼下时,隔壁的朱师傅把头探出窗户大喊:“小李!小李快上来!你家出事了!”妈妈进门就看到满地的血,赶紧和叔叔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